点击阅读全文

妘娇

妘娇唐元是现代言情《妘娇》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妘娇”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屋子前面有河,以后洗衣服也方便,屋子后面的地,咱们也买回来!”“娘之前不是说要养些小菜吗?也能养了!”柳氏这段日子的确存了私房钱,可却没有太多。她还要拒绝,便又听妘娇说,“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相公还要读书,娘不顾及自已,也顾及下相公和小妹!”苏四郎和苏小妹是柳氏的软肋,她见女儿这几日夜里冷的直睡...

妘娇 精彩章节试读

主人公是妘娇,书名叫《买来的媳妇会医会毒会撒娇》,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文章,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买来的媳妇会医会毒会撒娇》免费试读妘娇的确想要买下来。
唐氏虽然喜欢吹嘘,可说的也大多是实情。
唐氏的兄弟唐元比唐氏小了足足十二岁,如今在城里开了酒楼,赚了不少的银子,也不打算回来伺候乡下的土地了。
唐元的田地一部分给了家族里,还有小部分给了唐氏做贴已。
唐元的屋子在一条小河边,而河对面就是王光和唐氏的家。
这个屋子位子极好,后面还有一片小果园和连带着两亩菜地,地势很是开阔。
其实,唐元本想把宅子送给王家的,唐氏却不同意。
她已经收了小弟的田地了,没有再收房子的道理。
就算兄弟不介意,弟妹能没意见吗?“嗯!”妘娇点头,“价格若是不贵的话,我想买!”这下不止唐氏傻了眼,连柳氏都目瞪口呆。
唐氏见妘娇是认真在询问这件事情,她便说明天去问问兄弟的意思。
其实唐氏知道,村里的屋子修的再好也卖不出什么高价,毕竟这是在地势偏僻的北齐村,而不是更富裕的南齐村。
等唐氏走了,妘娇才和柳氏说,“娘,我琢磨着这屋子应该能买下来!我卖药赚了不少银子。”
“屋子前面有河,以后洗衣服也方便,屋子后面的地,咱们也买回来!”“娘之前不是说要养些小菜吗?也能养了!”柳氏这段日子的确存了私房钱,可却没有太多。
她还要拒绝,便又听妘娇说,“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相公还要读书,娘不顾及自已,也顾及下相公和小妹!”苏四郎和苏小妹是柳氏的软肋,她见女儿这几日夜里冷的直睡不好,自然是心疼的。
茅草屋哪能比青砖瓦房更能御寒呢?她握着妘娇的手,“你赚的银子,应该给你自已傍身用的!”“给相公用,我不心疼!”妘娇并不是个喜欢多言的人,她再一次搬出了苏四郎。
果然,这次彻底的堵住了柳氏的嘴。
人家夫妻恩爱,她做婆婆的哪能多插手呢?柳氏把存了许久的银子都塞给了妘娇,说若是太贵,就不必勉强。
恰好,苏四郎也想来问妘娇买屋子的事,就听见了这么一句。
他低着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就这么心疼他?不过,妘娇的确是想家里人过的好,自然也希望自已住一个舒适点的环境。
她如今洗澡十分不方便。
等回了屋子后,妘娇同苏四郎说了想要买唐元家宅子的事情,苏四郎怔怔的瞧了她片刻,最终是站起来从枕头下拿出一个破旧的荷包。
“我这些日子抄书攒了五两银子!”他说,“往后会拿回来更多的!”妘娇没想到苏四郎居然不反对,她笑着问他,“这银子,我拿走了?”苏四郎点头,本来清冷的眉目却染了一丝淡淡的红,他说,“嗯。”
妘娇见他害羞,便起了逗他的心思。
她走到苏四郎身边坐下,用左手拖着下巴,借着屋内的烛火光,仔仔细细的瞧着眼前的人,“我这事办的好不好?”“嗯!”苏四郎不习惯有人如此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已,往后稍微退了一些。
妘娇忍着没笑,又说,“那相公是不是该奖励我?”“你想要什么?”这次苏四郎倒是没躲避,“我会尽力给你买的!”妘娇想了想说,“教我认字吧!”她若是会写字了,就能帮袁小月写家书了,彻底的断了袁小月的念想。
可偏偏的,苏四郎却想岔了,教她认字吗?要手把手教吗?苏四郎脸色更是红的滴血……不过这次妘娇倒是没瞧见,她调戏完人后,也不等苏四郎回答,就直接回被窝里睡觉了。
天一亮,唐氏就陪着妘娇去了镇上。
妘娇没让苏四郎随行,让他好好的在家看书。
唐氏的兄弟恰好是开酒楼的,就一起买下了妘娇送来的一百斤野猪肉。
唐元和妘娇谈房子的价格,唐氏也不好在一边多听,她借口说想去见见弟妹便离开了。
“不瞒妘姑娘,修这院子我足足花了五十两银子,还不算添置家具的!”唐元老老实实的说,“不过原本我也没指望卖这屋子能赚钱,若是妘姑娘想买的话,不如我提个建议?”妘娇挑眉,“什么建议?”“我听闻妘姑娘经常去中善堂卖药,想必和陈大夫也很熟悉了!”“是这样的,我妻子她——”唐元有些尴尬,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她经常有个头疼脑热的,总是睡不好!找了许多大夫,也说她是年轻时候落下的病根,这是治不好的!”妘娇明白了,就是月事来了痛经呗。
“陈大夫是个厉害的,他手里有一种药能止痛,我妻子吃了之后,夜里也能睡得好了!”“只是陈大夫说这药金贵,不能多卖,我想着你和陈大夫熟,能不能让陈大夫做个好事,多卖我一些?”“价格贵一些不要紧,只要能多卖我一些,我就很感激了!”唐元最后更是表示,只要妘娇能让陈明卖他三十瓶药,这屋子他就免费送给妘娇。
妘娇:“……”其实不用陈明说,她也知道这些止痛药是自已放在陈明那边寄卖的。
这些药制作起来很简单,却不想如今能卖出一两银子一粒的高价,据说黑市炒的更高。
“这药是我制的!”妘娇想了想才说,“我能卖给你!”唐元闻言却是笑了笑,“妘姑娘你别和我说笑了,你就说这事,你能不能试一试呢?”他无奈的说,这药对他夫人真的很重要。
妘娇:“……”好吧,真话没人相信。
她也不能当着唐元的面制药给他看。
妘娇只能点头,“能!”妘娇当天就去找了陈明,把这件事情一说,陈明立即就同意帮妘娇去办这件事情。
妘娇没有拿走陈明帮她卖止痛药的全部银子,而是分给了陈明三成后,又拿了一些给他继续售卖。
陈明见妘娇如此仁义,就差说唐元是个蠢驴了。
妘娇用了三十瓶药的价格和保证后续陈明有药会第一时间卖给唐元,换了一座院子加后面的两亩空地,这买卖是真的划算。
当夜,唐元激动的对唐氏说,“姐姐,你可是帮了我大忙!”连因为唐元送田地给唐氏而不悦的弟媳,都转变了之前冷漠的态度,对唐氏说谢谢。
唐氏傻眼了,差点直接问,谢谢我做啥?因体质不同,唐氏的确不知道弟媳这些年痛经和弟弟偏头痛的时候有多难熬。
在唐氏的眼里,这院子顶多卖个三、四十两银子,加上两亩菜地怎么也超不过五十两。
这夫妻两人赚几百两也没这么高兴过,如今却怎么开心的像是得了什么大宝贝似的!不过三日,苏家买了唐元宅子的事,又一次在北齐村传开了。
这下,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毕竟,富在深山有远亲。

小说《妘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