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容辞谢宜笑》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谢宜谢宜笑,《容辞谢宜笑》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容辞谢宜笑》,是作者“谢宜笑”的作品,文章杂而不乱,内容生动具体,不失为一篇佳作...《容辞谢宜笑小说》第14章免费试读《容辞谢宜笑小说》第14章免费试读不过玉娘只有兄长,没有妹妹而且她此刻应该在别院,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是他弄错了?谢宜笑拧拧眉,掉转马头准备回别院因为月殒发作,他的双目已经完全赤红了这次的月殒来势汹汹,发作得比前两回要厉害他寻了巡山的借口匆匆下山,路上有祁容临给的药暂时...

容辞谢宜笑

容辞谢宜笑 免费试读

...《容辞谢宜笑小说》免费试读《容辞谢宜笑小说》免费试读“你一向沉稳持重,便是想找女子侍奉,那我大周国无数端庄贤淑的女子供你挑选,怎么弄回来一个酒铺之女?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你还带到皇家猎场,你好大的胆。”
“父皇息怒,她只是通房而已,是儿臣一时兴起。”
谢宜笑沉声道。
“一时兴起、通房而已?行,你既不在乎,那你现在就出去杀了她。”
皇帝怒呵道。
“不行,儿臣还没尽完兴。”
谢宜笑抬眸看去,淡声道。
“你这个混帐东西!”皇帝脸色骤沉,过了一会,又软了下来,“阿宴,你是朕最器重的儿子,你的婚事,朕一直纵容你自己作主。
但你带着一个民间女子同进同出,传出去,让朝堂之中如何看你?”“那些大臣家里养的女子不知有多少,他们有何脸面说儿臣。”
谢宜笑抬眸,淡然说道:“儿臣也是凡人,也会偶有想要玩乐的心思。”
“可你是最尊贵的皇子,就算是个小小的侍妾、小小的通房,也得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人物,哪能如此随便。”
皇帝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儿臣兴致没了就打发她走。”
谢宜笑拧眉,抱拳行礼:“父皇龙体要紧,莫要动怒。”
“皇上,你不要骂宴哥哥,都怪那个女人,是她主动攀附宴哥哥,儿臣已经在罚她了。”
丹阳郡主快步跑进来,歪到皇帝的脚榻前坐着,亲昵地靠在他的膝边。
“丹阳做得好。”
皇帝拍拍丹阳的肩膀,低声道:“你和你宴哥哥的婚事,朕回宫之后就正式下旨。”
“谢皇上。”
丹阳郡主眼中一亮,立刻跪下磕头。
谢宜笑嘴角紧抿,锐利的视线直刺丹阳。
“行了,等雪小一些,阿宴你和秦归明一起随朕进山。”
皇帝挥挥手,低声说道。
“是。”
坐在一角的秦归明站起来,朝着谢宜笑作揖行礼。
几人一同出来,远远的,只见营外跪着一个雪人,雪把她的脸都模糊了,看不清眉眼。
“秦郎,去我帐里吧。”
封熙柔走过来,拉住了秦归明的手。
秦归明收回视线,扶着封熙柔往旁边的大帐走去。
丹阳郡主眉开眼笑地从龙帐中钻出来,跑到了谢宜笑面前。
“宴哥哥,现在你拒绝不了我了吧,皇上要给我们赐婚。”
谢宜笑冷冷扫她一眼,转身走向另一头的大帐。
丹阳想要跟上来,却被谢宜笑的侍卫拦了下来。
丹阳郡主气得跺了跺脚,转身又回了龙帐。
谢宜笑越走越快,大手用力打开了帐帘,走进了帐中。
“郡主在我们身边有人。”
祁容临跟进来,压低了声音:“昨日我们才来,她后脚就得到了消息,还知道了王爷身边多了个女子。”
“是长公主的眼线。”
谢宜笑拽开披风,随手抛到一边,烦躁地抓起了桌上的茶碗。
“王爷眼睛看不清,天色晚了再进山,只怕……”祁容临担忧地说道。
“本王看不清,他们就一起变成瞎子好了。”
谢宜笑喝了口茶,转头看向了帐帘外。
帘子是半掀起的,正好可以看到大营外跪着的那道纤细身影。
“蠢东西,就不知道装晕?”谢宜笑拧眉看了一会,突然说道。
“周姑娘身子骨弱,都不用装,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祁容临也朝外面看去,低声道:“到时候,还得另找一个女子来给王爷解毒。”
谢宜笑握着杯子的长指用了力,沉默片刻,杯底重重地顿在桌上。
“让许康宁把人带走。”
他沉声道。
“可皇上让她跪。”
祁容临说道。
谢宜笑五指握紧,大步往门外走去:“我不让!”雪越来越大了,容辞越来越冷,眼前慢慢地发黑,身子摇摇晃晃,可她就是不想让自己倒下。
影影绰绰的,她感觉有人朝自己走过来,又感觉是幻想。
不会有人救她的,那些人高高在上,杀她父亲,抄她的家,抢她夫婿,拿她当药引……“姑娘,起来吧。”
一双手扶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搀了起来。
她努力睁了睁眼睛,只见一个陌生的侍卫正看着她。
“五公主让我带你下去。”
侍卫小声说道。
五公主?是秦归明让公主救她的?呵,她苦笑,缓缓闭上了眼睛。
五公主的大帐中,她正给秦归明系上披风的带子,小声说道:“既是九哥的人,总不能让丹阳给欺负死了。
九哥难得有个中意的女子,我先救她回来。”
“你何苦管别人的事。”
秦归明拧眉,低声说道。
“九哥一向疼我,他的事,我当然要管。”
封熙柔嗔怪地摇了摇他的胳膊,说道:“父皇最器重他,以后,你可能也要多倚仗他。
他能多为你说几句话,你在朝堂上也能走得顺一些。”
“我自会靠自己。”
秦归明握紧她的手,温柔地说道:“熙柔,你信我,我会靠自己搏出一番事业。”
“秦郎,我当然信你。
可这人世间讲的就是这些人情世故。”
封熙柔弱弱的笑笑,靠在他的怀中,小声道:“你放心,你我夫妻一体,我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秦归明轻抚着她的背,视线却转向了大帐门口。
一个侍卫正抱着容辞快步走了进来。
“就放地上吧,让她烤火暖暖。”
封熙柔看了一眼容辞,说道。
侍卫把容辞放到地上,行了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不过,她如此丑,到底哪里吸引了九哥?”封熙柔好奇地说道。
秦归明盯着昏死的容辞,视线突然一滞。
容辞雪色的脖子上,有好几枚红痕。
那是,谢宜笑留下的印记。
二人正盯着容辞看时,谢宜笑掀开帐帘进来了。
“九哥,周姑娘我带回来了,让她在我这儿歇着,你放心。”
封熙柔从秦归明怀中起来,微笑着看向谢宜笑。
谢宜笑视线落在躺在地上的容辞身上,面色沉沉,大步过去单腿跪坐到了她面前。
模糊的光团里,她僵硬地躺着,四仰八叉,毫无形象,就像别人随手丢的一块破布。
手掌覆到她的额上,冰得吓人。
“九哥,我会照顾她,秦郎晚些与你一同进山,他不会武功……”封熙柔话说半句,突然停了下来。
谢宜笑压根就没听她说话,他把容辞抱起来,抬步就往外走。

小说《容辞谢宜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