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一剑斩尽九洲城

《一剑斩尽九洲城》是作者“李昊”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李昊林海霞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就像一根极其完美的棍子,能劈能砸,却无法割伤别人。而现在,这剑术中的那一丝力所不及,李昊通过自己对剑道的感悟,弥补了。李昊想到传授李乾风的那位军中剑术教官,对方说任何技法除三重境界外,还有第四重。如今,李昊便是这第四重,至臻!只是...

在线试读

“不是让你叫人去通报了么,我只是来看看,应该没什么吧?”李昊背负小手,随口说道。
赵伯早就习惯了小少爷这番老气横秋的模样,想不明白也不知是跟谁学的,只是苦着脸道:“但还没回信,大夫人也未必同意,虽说少爷您有资格进去,但毕竟您还太小了……小又怎么了,你瞧不起我?”李昊板着小脸。
...《一剑斩尽九洲城》免费试读此外,随着剑道提升,李昊所掌握的《海无涯·潮汐》,也从(完美))熟练度,提升到了(至臻)!丰富的剑道记忆,让李昊感觉自己像执剑数十年一般。
原先掌握得已经妙到巅峰的潮汐剑术,在他眼里出现了一些瑕疵。
这是剑术本身的瑕疵。
或者说,是这一招剑术本身所不能及的地方。
毕竟没有任何剑招,能面面俱到。
就像一根极其完美的棍子,能劈能砸,却无法割伤别人。
而现在,这剑术中的那一丝力所不及,李昊通过自己对剑道的感悟,弥补了。
李昊想到传授李乾风的那位军中剑术教官,对方说任何技法除三重境界外,还有第四重。
如今,李昊便是这第四重,至臻!只是。
虽然剑道提升,潮汐剑术也达到至臻,但李昊却一次都没施展过。
只是在脑海中推演到极致。
但,李昊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手里有剑,就能将其原原本本的施展出来。
只是,到时对身体会造成怎样的负担,他却无法预知。
他现在的孩童身躯,实在是太脆弱了,甚至,即便他将来成年,只怕寻常身躯,也难以负担得起那一招璀璨的剑法。
必须要极强的体魄。
“剑术再精妙,如果施展不出来,终究是水中望月。
也许,我该找一本炼体的功法,不知能否收录……”李家的武学秘籍数之不尽,种类齐全。
这些都被收藏在神将府内的听雨楼中。
在青州城有三处天下闻名的圣地,是无数习武者梦寐以求向往的地方。
一处是檀宫学府的黑白殿,一处是胭脂阁的百雀园,最后一处,就是神将府李家的听雨楼。
李昊准备找机会,去那边转转。
不过在这之前,府内为他精心准备的异血,已经调配好。
这一年,他依然跟边如雪一样,同年溶血。
而溶血所用的异血,依然是最好的品质,是由千年大妖的妖骨炼制而成的第六等顶尖宝药。
此外,听说远在燕北前线战场上的刑武侯,他的那位便宜老爹特意去斩杀了一头三千年道行的大妖,运回了神将府,将这溶血宝药的档次,再次提升到一个极致。
三千年的大妖,这寿命几乎快追上大禹朝的年龄了。
李昊在惊叹之余,对那位老爹的实力,也有了几分感受。
在林海霞的相助下,溶血开始。
猩红而散发着异香的浆液,覆盖在李昊的身体上。
李昊心情忐忑。
没多久,他眼前再次跳跃出熟悉的字体。
{检测到未知物质,开始解析……}{解析失败,已自动隔绝。
}“……”李昊彻底无言。
只是这次,他有些心疼。
这毕竟是那个男人冒险为自己准备的东西,就这么浪费了。
同样心碎的还有林海霞。
等看到李昊的身体毫无异常反应,他的身体微微抖动,看上去比李昊还要激动。
但一切似乎都有迹可循,有上次筑基失败的经历,这次他没有再失态,只是默默闭眼片刻,将失落和难过的情绪克制住。
“林叔,失败了么?嗯……”林海霞微微睁眼,眼神略带疲倦,他看着李昊的小脸,暗自苦笑,明明投胎到神将府这样的金摇篮里了,结果神将府为李昊准备的无数顶尖习武资源,这孩子却无福享受。
这不知是算命好,还是不好。
“林叔,你看,我这异血还能给那小丫头用么?”李昊问道。
林海霞微微点头,事到如今,李昊既然没这福分,那就只能便宜那小女娃了。
“太好了。”
见没有浪费,李昊笑了起来。
林海霞也微微露出微笑,对李昊道:“小少爷,我先帮你刮下来,你去休息吧。”
他的笑容是装出来的,眼底带着忧伤。
“嗯。”
李昊点头,也没点破。
……李昊溶血失败的消息,很快传到各院夫人的耳中。
在水花院里,柳月容听到身边婢女悄声的汇报,微微扬眉,脸上却没有太多喜色,只是微微摇头。
她偷偷去无量山询问过那人,那颗药不会有这样的副作用,也就是说,这孩子本就是天生废体,只是命好,投胎在了李家,出生在了那姬青青的肚子里。
早知如此,她甚至都不需要那颗药。
一个废体,即便有神血又能如何?反倒只会衬托出自己的孩儿乾风,更加出众。
毕竟,到时同样是李家三代,同样身具神血,一個却是废物,另一个却是人中真龙,谁都知道,那位老太太会怎么抉择。
在李昊溶血失败后,小丫头的溶血情况却极其优秀。
吸收掉为李昊准备的异血,边如雪的武道资质得到更进一步的提升。
接下来的日子,只需要徐徐温养,等待五岁量骨,就可看出具体结果了。
李昊听闻这消息,也为小丫头开心,不过,他自己现在却遇到了烦心事,自己对弈无法再带来棋道经验,他只能找身边的婢女,让婢女丫鬟来陪他下棋。
这些婢女丫鬟虽然对小少爷平日里的话不敢违逆,但对这件事却都畏畏缩缩,不敢答应。
这些下人知道李昊溶血失败,没有武道天赋,现在却还要下棋……虽然,他们知道小少爷从小趴在棋盘上玩,似乎天生有棋道天赋。
但在将门世家,这种天赋,不值一提…甚至是玩物丧志!要是让大夫人她们知道,自己陪李昊这么“不务正业”,保不准就将李昊不能习武的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
这些在神将府里的下人都机灵的很,哪敢触这霉头。
于是,被逼无奈的李昊,只能找到林海霞。
得知想要自己陪他下棋,林海霞也是无语,他对这种东西可不懂,对这位小少爷的乐观无知,也有些无奈。
不过,他倒没有直接拒绝。
“也许,这量骨前的最后一年,是这孩子最后的快乐日子吧……”林海霞心中想着。
他答应了李昊,处理好边如雪那边的情况后,就陪着李昊下棋。
自此,院子里经常出现这样一幕,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对弈在亭中,旁边还站着一个小丫头在垫着脚观望。
并且,不时会听到那趴在棋桌上的小孩大叫:“你这样是不对的,你得下到线的交叉上,不是下在框框里啊!这不是犯规,这叫吃!这已经被围死了,你不能再下在里面啦!伱好笨哦,都说了三遍了。”
一盘棋下来,李昊精疲力竭,收获到1点经验。
这比他自己对弈要累多了。
一旦对方犯规,这盘棋就作废了,因此他得边下边教,给对方讲解规矩。
林海霞本以为只是陪小孩子耍耍,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条条框框,脸色也有些绷不住了。
连下数日,林海霞就跑没影了,李昊气得小脚直跺,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先去听雨楼看看。
……听雨楼在神将府的北边,依山而立。
神将府的占地面积极广,在里面甚至可以驾马车。
抛开各夫人的院子,还有山峰景湖园林等风景。
历经风霜,这听雨楼看上去只是栋建在山腰的老楼,平平无奇。
但天下间,却有无数人的目光,想要一睹其真容。
只是,这些视线,都不敢僭越那道金色的高墙。
李昊在山河院老管家赵伯的陪同下,来到楼前,赵伯将李昊放下,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小少爷,这里是李家重地,就算是各院夫人过来,也需要请示大夫人,咱们还是回去吧。”
除了李家直系二代外,只有两位夫人能自由出入听雨楼,一位就是大夫人。
“不是让你叫人去通报了么,我只是来看看,应该没什么吧?”李昊背负小手,随口说道。
赵伯早就习惯了小少爷这番老气横秋的模样,想不明白也不知是跟谁学的,只是苦着脸道:“但还没回信,大夫人也未必同意,虽说少爷您有资格进去,但毕竟您还太小了……小又怎么了,你瞧不起我?”李昊板着小脸。
“少爷我不敢。”
赵伯连忙道。
李昊觉得无趣,静静打量起眼前的听雨楼,老旧的古楼有七层,听说那李乾风量骨后,达到九等战体,当天晚上,那个女人就请示大夫人,要给自己的孩子找一门武学,于是就找到了置于楼顶的《海无涯》《海无涯》一共有四式。
每一式都极难,听说只有三伯练成最后一式,险些一剑劈碎了半个靖州。

小说《一剑斩尽九洲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