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简依歆简厉洲

长篇现代言情《简依歆简厉洲》,男女主角依歆简厉洲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依歆”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不要”声音破了腔,简依歆意识到反应过度,牵强一笑,“妈妈,每次体检我受罪,结果都一样,这次我不做了,好不好?”...《完结版简依歆简厉洲》第3章免费试读“不要”声音破了腔,简依歆意识到反应过度,牵强一笑,“妈妈,每次体检我受罪,结果都一样,这次我不做了,好不好?”“不听妈妈话了?”简母面颊贴上她额头“你是我一手养大的,怕不怕疼,坚不坚强,我能不知道?”换个时间,这话简依歆肯定眉开眼笑,欣喜...

简依歆简厉洲 阅读精彩章节

“她没怀孕。”
电梯处突兀立了一个人,面孔清润温朗,身材颀长,芝兰玉树的贵公子。
“除了昨天堵车,我半年内没有再面对面跟她说一个字,倘若各位不信,可以查我行踪。”
简文菲整个人温柔下来,“你怎么来了?”...《简依歆简厉洲小说》免费试读简文菲时刻审视她表情,见此大受刺激,揪扯升级成撕打。
故意踹她小腹。
依歆受了一脚,竭力避开,简文菲下了死力气,挣扎间,依歆头发被大力拽掉几缕,胸口连掐带拧,疼得几乎背过气。
依歆也激出火了,一把钳住简文菲,快要搪开时,蓦地想到简文菲怀象不稳。
倘若有个万一,简厉洲绝对扒她一张皮,简母也伤心。
她稍一缓劲儿,简文菲变本加厉贴上来,连拖带拽地,不忘脚踹。
依歆后仰闪避。
“哥哥。”
简文菲占不到便宜,哭腔大喊,她已经习惯事事找简厉洲替她解决,“你快出来,依歆怀了黎川的孩子,她要抢黎川。”
依歆大骇,简厉洲也在?这时,白瑛穿着白大褂,从旁钳住简文菲,拖开她,“医院禁止喧哗打架,依歆是来找我的,你少给她乱扣帽子。
是吗?”依歆僵硬到窒息,视线里是灼白的走廊光影,简厉洲一步步走过来,在光亮中脱颖而出,气场凌厉逼人。
他抬手毫不费力格挡开白瑛,护住简文菲。
目光却从始至终钉在依歆身上,一钉一个洞,从她狼狈的蓬头散发,直至小腹。
依歆条件反射后退。
“哥哥,别让她跑。”
简文菲嚷嚷着,她不在乎脸面了,她只要沈黎川,“我怀孕,她也怀孕,摆明是要坏我婚事。
放屁。”
依歆恼急了,“你当沈黎川纯金的,人人见了不撒手。
拿你当人的时候,麻烦你长点耳朵,我是来找白瑛的,没怀孕,不破坏你的婚事,祝你跟沈黎川锁死。”
依歆申明过很多次,无意回头沈黎川,偏偏所有人失了智,就认定她旧情难忘。
“我记得——”简厉洲慢悠悠开口,“白瑛不是产科大夫。”
依歆捏紧拳头,心跳骤然猛烈。
“我的确不是产科大夫。”
白瑛挡在依歆身前,“依歆听说简文菲来了医院,主动要来看她。”
圆上了,依歆喘口气。
“从几楼过来?”白瑛准备开口,简厉洲示意她闭嘴,一张脸隐隐的不悦,“让她说。”
简厉洲在部队训练过,依歆觉得他可以称为侦查专家。
面对面的侦讯,她没把握。
万幸,白瑛跟她的确先去楼上,“八楼骨科03诊室。
不对。”
简文菲手指白瑛,“真要看我,她们应该一起从电梯出来,可白瑛是后面才出现的,而且是从隔壁诊室出现,这说明她和依歆,本来就在产科。”
简厉洲微微眯眼,又看依歆,“你在产科做什么?我绝不可能怀孕。”
依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注视他,一字一顿提醒,“我在生理期。”
她刚才慌得乱了方寸,一直被简文菲逻辑带着走。
忘了她生理期,虽然是假的,可昨晚简厉洲亲自验过。
他眼毒,心毒,精明,不信她解释,却不会怀疑自己。
“生理期?”简文菲狐疑。
“不信?”依歆冷笑,随即示意卫生间,“我可以脱下来给你看啊。”
简文菲也算了解依歆,话到这份上,依歆百分百证据确凿,十拿九稳,但她刚才抚摸小腹的神情,实在难忘。
而简文菲又有身实例,孕早期一直有轻微血迹,类似于生理初期或末期的出血量。
思及此处,她脑海倏地划过一道电光,仿佛破案般,一手拽简厉洲袖子,一手指依歆。
“哥哥,她不是生理期,她就是怀孕,跟我一样早期见血,所以她偷偷请假来医院,她想保胎。”
简厉洲视线陡然锐利起来,仿佛一把雪亮的手术刀,直插依歆心底,解剖出她的秘密。
依歆迎着他的目光,一时间措手不及。
她以为搬出生理期,这关板上钉钉地过了,压根儿没想到简文菲的怀相不稳,就是早期见血。
偏偏昨晚她拿吃冰这个理由,应付的简厉洲,只怕他本就怀疑她是故意不想与他亲密。
这下子,简文菲逻辑自洽,再接上昨晚,只怕简厉洲三分疑心也到七八分了。
“她没怀孕。”
电梯处突兀立了一个人,面孔清润温朗,身材颀长,芝兰玉树的贵公子。
“除了昨天堵车,我半年内没有再面对面跟她说一个字,倘若各位不信,可以查我行踪。”
简文菲整个人温柔下来,“你怎么来了?”沈黎川缓缓走过来,上下打量她,“母亲告诉我,你身体不舒服,现在还好吗?”简厉洲面色却更寒。
早晨简母并没有通知沈家,就算他带简文菲进医院,被人凑巧看到告诉沈母,沈黎川来得也太快了。
他越过沈黎川,看向电梯。
医院繁忙,时时有人要上下楼,电梯受程序影响,一般都是顶层底层之间往返循环,一旦上行,就会一直上行到顶楼。
屏显上数字攀升,确实单趟上行,说明沈黎川是从楼下上来,不是从楼上。
他一直不发话,简文菲却清楚他绝对不会放过依歆,随即放心雀跃地挽上沈黎川手臂,“宝宝没有大碍,就是被依歆气到了。
她气你什么?医生还在吗?”沈黎川带她往诊室走,“我问问注意事项,以后好照顾你。”
诊室门重新合上,挑刺的人走了,依歆却更窒息。
医院白昼一样的灯光,快要照不清简厉洲一张脸,眉骨眼窝被阴影填满,骇人至极。
“我真的是生理期。”
强烈心虚导致依歆浑身在抖,越来越明显。
“我是来找白瑛的,不是怀孕。”
简厉洲抬步逼近她。
白瑛知道依歆到极限了,张开手臂拦住他。
“都说简家家风好,我今天算是见识了,好一个尊卑霸道。
依歆的确不是亲生,可简千金又打又骂,简大公子审问逼迫,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她身上泼,有理强行污蔑没理,合着你们那她当奴隶撒气呢。”
简厉洲目光阴鸷,扫她一眼,不容抗拒拽出依歆。
依歆抵挡不了他巨力,直向他怀里跌,她几乎痉挛,“白瑛——简大公子,旁人怕你,我可不怕。”
白瑛死死拽住她另一只手,“依歆从未对不起简家,你们没资格如此苛待她。”
她想到什么,表情也阴沉,“还是她当年未婚夫被你设计,送上简文菲床榻,现在做贼心虚,知道偷来的,始终是偷来的,不安稳,就把气全撒在她身上?”

小说《简依歆简厉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