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

李新年顾红是《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雾里看花”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大个子168:嫂子,(李新年比徐世军大几个月)公司出事了。温暖如初(顾红的微信名):出什么事?大个子168:我们从韩国进口的一批化妆品被海关查扣了。温暖如初:怎么回事?大个子168:报关手续上出了问题。温软如初:那你赶紧和老旦联系啊,跟我说有什么用?他在家呢...

阅读最新章节


等李新年把徐世军发给顾红的最后这条消息看完,顿时就明白徐世军的微信账号为什么会排在前面了,并且气的把徐世军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原来,就在顾红外出会同学的那天晚上,徐世军通过微信联系了顾红。

大个子168:嫂子,(李新年比徐世军大几个月)公司出事了。

温暖如初(顾红的微信名):出什么事?

大个子168:我们从韩国进口的一批化妆品被海关查扣了。

温暖如初:怎么回事?

大个子168:报关手续上出了问题。

温软如初:那你赶紧和老旦联系啊,跟我说有什么用?他在家呢。

大个子168:我正要给他打电话呢。

聊天到此为止,顾红再没有理会。

看看微信显示的时间,果然是在徐世军那天晚上给他打电话的前几分钟。

这狗娘养的,公司出事先不跟自己联系,居然先向顾红汇报,也不知道这混蛋什么意思?难道想献殷勤?

好在顾红的回复证明这里面倒不像有什么阴谋,只是徐世军有动机不纯的嫌疑,顾红总不至于暗中吩咐过他有事先向她汇报吧。

妈的,那天还以为是大姨子嘴长呢,现在看来是冤枉她了。

李新年愤愤地点上一支烟,然后就按照顺序开始查看聊天记录。

说实话,他也没有心思查看所有的内容,而是只查看最近一个星期的记录,即便这样,他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看完。

没有发现任何让他感兴趣的内容,或者说任何有关顾红在外面找男人的蛛丝马迹。

首先A老峰头多半是顾红的同学或者关系很好的朋友,应该是个女人,并且应该还是闺蜜之类的,因为其中一条内容涉及到女性的生理期。

她们的聊天记录简直翻不到头,所有的内容无非是东家长李家短、哪个地方衣服打折、哪家饭店的菜味道好、最近腰又粗了一圈等等女人之间的私房话,加上一些转发的内容和评论。

剩余的丁丁、奋斗五年、鹰之和依依等要么是顾红银行的同事,要么就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要么是银行的客户,聊的内容也很平常,没什么特别的东西。

李新年猜测这些人他可能都认识,只是在微信里使用了化名。

虽然没有发现顾红在外面找男人的蛛丝马迹,但有两个人还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一个是依依,另一个是虚怀若谷。

之所以对依依感兴趣,是因为她在最近和顾红的一次聊天中提到了一个敏感的问题。

温暖如初:你明天上班吗?

依依:在啊。

温暖如初:我想过去做个妇科检查。

依依:什么毛病?

温暖如初:也没什么毛病,就是例行检查。

依依:捂嘴偷笑的神情。是不是准备要baby了?

温暖如初:有这个想法。

依依:也该要了,你都二十八了吧,别看相差两岁,但三十岁之前和三十岁之后有着本质的区别。

温暖如初:什么本质区别?

依依:明天见面再跟你说。

从这段对话来看,这个依依好像是个大夫,再看看对话的日期,差不多是在一个月之前,看完这段对话,李新年心里又开始质疑自己了。

既然顾红都有了和自己生孩子的打算,外面怎么会有男人呢?

如果她对自己有了异心怎么会跟自己生孩子呢?

然而,想起顾红那天的反常表现,心里又不禁矛盾重重,心想,难道是一夜情?或者是偶尔玩玩、调剂一下口味?或者是受到了那个男人的引诱?

且先不下结论,一切都必须用事实说话,既然发现了疑点,那就必须彻底搞清楚,否则这块心病永远也无法消除。

李新年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侦破一个迷雾重重的疑难案件,点上一支烟,又开始了伏案工作。

虚怀若谷这个微信名一看就像是男人,并且头像用的是一根手杖,似乎也象征着权杖。

顾红和这个人加微信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所有聊天的字数不超过一千个字,没有音频聊天记录。

李新年猜测这个人年纪应该不会太年轻,并且有可能还是顾红的上司,这从他们寥寥无几的几次对话可以看出来。

而李新年感兴趣的是顾红在和这个人的一次聊天中谈到了她正在写的那篇论文,聊天时间距今将近四个多月,也正是顾红为发表论文而心烦意乱的时候。

并且这也是他们之间最长的一次聊天,也是最后一次聊天。

温暖如初:又退稿了。

虚怀若谷: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温暖如初:这么说你早就猜到了。我都不知道修改了多少遍了。

语气似乎带点幽怨?

虚怀如谷:如果你继续闭门造车的话,修改一百遍也没用。

温暖如初:你不是跟主编很熟吗,难道就不能帮我说句话?

虚怀若谷:《财经》可不是一般的刊物,要想在上面发论文,要么有名,要么论文确实有分量,你占据了哪一条?

温暖如初:流泪的表情。这么说没有一点希望了?你难道就不能抽点时间帮我修改修改吗?如果能发表的话就署我们两的名字。

虚怀若谷: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温暖如初:愤怒抓狂的神情。你什么意思?

虚怀若谷:我不是已经给你指明了一条出路吗?

温暖如初:这么干不太合适吧?万一以后走漏了风声,岂不是一桩丑闻?

虚怀若谷:大家都这么干,各取所需,闹出风声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这样吧,你就谦虚点,上门虚心请教一下,我唯一能帮你的就是找个合适的时间给她打个招呼。能培养一个年轻人对她来说也不是坏事。

温暖如初:哎,烦死了,我再想想吧?对了,最近来宁安市吗?

虚怀若谷:说不定,你在好好想想,时间不等人啊。对了,代我问候你母亲。

温暖如初:别假惺惺的。

聊天到此戛然而止。

李新年顿时疑云大起。

小说《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