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古代言情《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天蚕时髦豆”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贺兰殷桑宁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她把嘴上的伤嫁祸给狗皇帝,致力于抹黑狗皇帝的形象冯润生早注意她嘴唇上的伤了,还以为是她自己咬的,原来是陛下咬的么?“陛下他……怎么咬你?”也许是意外?是不小心?桑宁不知冯润生的心思,故意夸张地说:“自然是他喜欢我啊我跟你说,他咬得可狠了,都出血了,哎,也怪我太诱人”说到这里,她总结了:“所以,小润生,你要抓住机会,不然,以后想我给你治病,都没机会了”冯润生被她说的动心了:“你想怎么给我治病...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精彩章节试读


桑宁是个颜控,从小就喜欢漂亮的人,在现代时,照顾她的佣人,无论男女,都很漂亮,住院的时候,更是挑漂亮的男医生,现在,瞧着冯润生,也觉得他漂亮,这种漂亮还多了几分可爱,因为少年人逞凶斗狠的时候像是一只小奶猫,也就是虚张声势的吓人,实则没一点的杀伤力。

比之刚正威严、不近女色的贺兰殷,看似清风明月谪仙人实则黑心莲的风雀仪,她还是更喜欢冯润生这种漂亮没心机的小奶狗,逗起来,太好玩啦。

“哎,我能想做什么呢?就是想让你帮我捏捏脚呀!”

桑宁笑意嫣然,眉眼娇俏:“不然,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她捏着嗓子说话,同时,观察着冯润生的神色变化,下一刻,骤然挺起倾身上前,主动拉近与他之间的距离,在他耳畔呵气如兰:“小润生,你不会觉得我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你叫我什么?”

少年人眼神一闪,强作出高傲不屑的样子:“呵,桑宁,你真是太高看自己了!”

他这么说,其实也是心虚的,不由得往后撤了撤身子,想要离桑宁远一点,以免又像刚刚在月桑殿似的想扑了她。

太不争气了些!

桑宁看出他在躲闪,眼里闪着得意的笑,伸手抓住他的衣襟,用力一扯,想把人扯到身上来。

冯润生没有防备,顺着那股力道,身体不可控地倾了过去。

桑宁的五官骤然在他的眼前放大,彼时距离,近在咫尺。

四目相对,呼吸交缠,少年人懵然,完全忘记了应该把面前的女人推开。

砰砰砰!

剧烈的心跳似乎要跳出嗓子眼了!

桑宁听得清楚,含笑将一只手抚在他的心口处,声音娇媚:“小润生,你的心跳声……震得我手疼了!”

不是说不爱她吗?

身体可要比嘴巴诚实得多。

桑宁非常有自信,原主这样的容貌和身材,足以让天底下所有的男人为她竞折腰。冯润生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更容易拿捏,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桑宁,你是在故意勾引我吗?”

少年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忽然站起身,将一面铜镜拿到了桑宁面前:“你自己瞧——”

桑宁有些莫名,下意识朝着镜子里看去——

彼时,镜中的人哪还有半点祸国殃民的妖妃模样?

凌乱的发丝,妆容惨淡的脸,伤痕累累,鼻青脸肿……

这格惨样还想迷惑冯润生?

她自己瞧一眼,都有些嫌弃这样的自己。

算了。

没意思。

桑宁轻抿樱唇,懒散散躺回在榻上,闭上眼,病恹恹地不想理人了。

冯润生见她安分了,便端着调制好的药膏坐在了她旁边,然后,取了一点药膏在指尖,朝着桑宁的脸上涂抹。

肌肤碰触的一瞬,产生了痛感。

桑宁吃痛,皱起眉,直接抬手打掉了冯润生的手,睁开眼看到他是给自己抹药,依旧没好气底赶人:“不要,走开,别烦我。”

她娇气,怕疼,凶得很,赶完人,就转过身,继续睡。

才不要抹药呢!

她现在只想死一死,哎,胸闷气短,脑子涨疼,这病弱的身子,让她生无可恋。

冯润生不知她的痛楚,一把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开始强制性地给她脸上涂抹药膏。

“嘶嘶——”

桑宁疼得抽气,加上身体不好,脾气很爆,直接就骂人了:“我说了,别碰我,你是聋子吗?冯润生,我是你的仇人,你这是把我当祖宗伺候呢?想犯贱,也别在我面前,滚蛋!”

她真的难受死了,他还来烦她!

冯润生感觉到她的嫌弃,比听她骂他还觉得难受。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明明该伸手掐死她的!可她蹙眉看着他,漂亮的狐狸眼不知何时蓄满了眼泪,泪光点点,倏然落下一滴来,就像是拿眼泪砸他的心。

他的怒气都被砸碎了。

“我、我弄疼你了?”

他收回手,皱着眉,眼神担忧地看向她,语气有些别扭地关切。

桑宁看他那别别扭扭小奶狗的傲娇样子,心情稍微好了些,其实,她也不是想骂人,就是身体太难受,完全控制不住脾气。

她这会心情好些了,就瞪了他一眼,娇嗔着:“疼死了。你笨手笨脚的,换别人吧。就照顾我的那个宫女。”

她想起绿枝,耐着脾气哄着:“你去管一下,小润生,我知道,你最好了。”

冯润生吃软不吃硬,听她夸了自己,便松动了,真的叫人去照顾那个绿枝了。

桑宁见他听话,施舍一般,点他一眼:“你继续吧。轻点儿。”

原主的皮肤因为长时间的娇养,细嫩脆弱得很,尤其现在红肿着,一碰就火辣辣的疼。

“我根本就没用力。”

冯润生不服气地嘟囔一声,手上的动作更放轻了些。

他将桑宁身上的每一处伤口都涂抹上了药膏,指腹轻轻,犹如按摩。

这个过程很漫长。

桑宁太累了,后面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她的脸色苍白得很,透着消散不开的病态。

冯润生安静地坐在床榻一侧,微微垂眸,静静地看着她。

烛火摇曳。

榻上的女子病气缠身,就像是一盏纸糊的美人花,风一吹就坏了。

这样的人竟然是个颠覆朝堂、心狠手辣的妖妃。

少年人内心有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有恨,又有一种微妙异样的感觉。

暮色沉沉,长夜寂寂。

冯润生不知何时竟然在桑宁旁边的位置睡着了。

少年人和衣而眠,尽量不去挤压旁边的病美人。

病美人的伤口都涂抹了药,许是因为药效发作,又痒又疼,再加上身体还难受着,桑宁虽然睡着了,但没有睡好,噩梦连连,一会跳城楼摔成半残废,一会被冯秋华磨刀霍霍砍成了人彘,反正梦里鲜血淋漓的可怕。

她被吓醒了,或者说被身边冯润生略显沉重的呼吸声吵醒了,反正她是不舒服了,眉头一皱,抬脚就把睡在身旁的少年人从榻上踢了下去。

扑通一声,少年人落地摔醒了。

也是他倒霉,桑宁那一记芳香脚,直接踹在了他的腰眼上,疼得他闷哼一声,脾气当即不好了:“桑宁,你为什么踹我?”

桑宁比他脾气还不好,直接喝道:“闭嘴!离我远一点!你喘气的声音吵死个人!”

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