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宠妃她只想当咸鱼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宝儿”创作的《宠妃她只想当咸鱼》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反正她是没法子了,郭氏无奈道。一开始对方送宝儿回来时,她并不知道他就是那日在西大街外孙抱着不撒手的贵人,直到宝儿喊他爹,这才对上号。虽然她觉得外孙挺有眼光的,不抱则已,一抱就抱了个这么年轻好看,气势不凡的,但这孩子也太黏糊人家了,都不让人走!说来也奇怪,宝儿一向听话懂事,怎么唯独在这事上,这么油盐...

宠妃她只想当咸鱼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全章节宠妃她只想当咸鱼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朵花花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谢如玉姬寒莳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全章节宠妃她只想当咸鱼结局吧。
...《全章节宠妃她只想当咸鱼》免费试读“如玉,你可算回来了!”还没等谢如玉做出反应,就给郭氏拉到了一旁:“你快劝劝宝儿吧,他抱着人家公子不让走!”不让走?什么意思?郭氏将前后经过讲了一遍。
确实是谢如玉找了半天的男人将宝儿送回来的,据说是在路上碰到的,至于宝儿的伤,并不打紧,只是摔了一跤膝盖上磕破了点皮。
现下的情况是,男人要走,宝儿抱着人家的大腿死活不让走!“人家公子有要事在身,你赶紧劝劝。”
反正她是没法子了,郭氏无奈道。
一开始对方送宝儿回来时,她并不知道他就是那日在西大街外孙抱着不撒手的贵人,直到宝儿喊他爹,这才对上号。
虽然她觉得外孙挺有眼光的,不抱则已,一抱就抱了个这么年轻好看,气势不凡的,但这孩子也太黏糊人家了,都不让人走!说来也奇怪,宝儿一向听话懂事,怎么唯独在这事上,这么油盐不进呢?谢如玉听郭氏说完愣了会儿,才看向像个挂件一样挂在男人大长腿上的儿子,用力的深呼吸口气,先行了一礼谢过男人送宝儿回来,然后让儿子到她这边来。
“不要!”小奶音嘎嘣脆,果断拒绝。
谢如玉差点给他气着,板起脸:“你连娘的话也不听了?快过来,再不过来,娘就要生气了!”“才不要!”小团子脸一扭,埋进男人的衣裳里,小奶音闷闷的,但不难听出其中的固执:“宝儿不让爹走!”看着连她的话都不听的儿子,谢如玉冷笑一声。
三步并作两步上前。
既然说不通,那还废什么话,直接动手。
宝儿抱得更紧了,两团小胖手紧紧拽着男人的衣裳,一边挣扎,小嗓门一边喊道:“不要,不要拽宝儿,娘你不要拽宝儿嘛!~坏人,爹不能走,娘坏人,宝儿不要爹走……”小奶音响在耳边,姬寒莳低头看向死死抱着自己大腿不肯撒手的小娃娃,冰冷的眼神微怔。
他活了二十三年,还是第一次被个小萝卜头如此黏糊亲近。
不,不是第一次,算起来是第二次。
想到这孩子还未出世就没了父亲,男人冷硬的神色微动:“你听话,待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许是不常安慰人的缘故,男人的声音硬邦邦的,十分的不自然。
可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让宝儿惊喜:“真的吗?爹还会来看宝儿吗?!”对上那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姬寒莳心口不禁一软,就连语气也比刚才自然了许多,“恩,真的。”
“耶!太好了!”小团子兴奋的举臂欢呼,简单而纯粹的表达方式恰好给了谢如玉机会,一把将人抱了个满怀,为了防止他再胡闹,不但限制了他身体的自由,更限制了他的言语自由。
做完这一切,气息微喘,对男人说:“给公子添麻烦了,孩子小不懂事,还望公子见谅。”
姬寒莳看着面前姿色天然的女人,儿肖母,小娃娃生的玉雪可爱,确有根由的。
他淡淡道:“无妨,告辞。”
说罢转身离去。
见他走远,谢如玉这才松了口气,耳边响起儿子的呜咽声,转头看向被自己捂着嘴的宝儿,柳叶眉一挑,“胆肥了啊你,谁让你招呼不打一声就跑出去的?也不怕被人给卖了!”“呜呜……”宝儿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重获言语自由,而他接下来的话,让谢如玉和郭氏俱是一惊。
“娘,有坏人,坏人要杀宝儿的爹,不要让爹,娘,你不要让爹走!”谢如玉还没反应过来,宝儿就已经拽着她在哀求了:“娘,你让爹回来好不好?”谢如玉回神:“什么坏人?你怎么知道有坏人要杀你……那人?”“宝儿看到的!”宝儿撅着小嘴:“坏人穿着黑黑的衣服,拿着好长好长的刀,比胖婶婶的刀还长,他们杀爹,像,像胖婶婶杀鸡那样……”胖婶婶是谢家的厨娘。
如此形容,这要是搁在平时,谢如玉定会毫不客气的大笑两声,可现下,她却是半声也笑不出来。
面上凝重的问儿子:“你是怎么看到的?”“宝儿,宝儿……反正宝儿就是看到了!”宝儿到底年纪小,很多事恐怕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谢如玉皱眉沉吟。
有些事,不只是宝儿说不清楚,纵然是她也说不清楚,就像是她为何会穿越来这里。
“你还看到了什么?”“月亮!”“如玉,这是怎么回事?宝儿怎么会看到这些?”郭氏脸色有些发白,虽然外孙的话颠三倒四,但凑在一起,却足以让人心惊不已。
她知道外孙与众不同,这几年来,他们是既高兴又忐忑不安,高兴外孙能辨别人心,及早的远离恶意,就像当年对杜奶娘那般。
忐忑于,如此异能会为外孙招来祸端。
要知道,事出反常必为妖,有些事会让人羡慕,也会让人眼红,同样的,更会有不轨之人惦记。
可是,外孙的不同也仅限于能辨别人心,怎么还能预知危险……而且还是一个只见过两次面陌生人的!郭氏自己也知道,这些问题别说是女儿,怕是任何人都解释不清楚,忙道:“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去把人追回来?”“不!此事与我们无关,娘,我们就是普通的小老百姓,只管过自己的日子便好,不要多管闲事。”
那男人身份成谜,又有人追杀,可见必然是个大麻烦,她宁可做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也不能让家人冒险,更不允许宝儿的不平凡有任何暴、露的可能!“这怎么能是多管闲事,好歹事关人命生死啊!”郭氏十分不赞同女儿的决定,有些事,你没听说也就罢了,听说之后就会想万一呢。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更何况,外孙的不同,她一清二楚,说的如此有鼻子有眼,必然假不了。
谢如玉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是我们今日袖手旁观,这一辈子恐怕都会良心不安,而且,如玉你有没有想过,老天为何会让宝儿看到这些?或许老天爷就是想让我们救人家一命!”“咱们不图人家什么,就权当是给宝儿积德了!”……

小说《宠妃她只想当咸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