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黄蛋蛋》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易铭”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易铭易欢,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林青裴皱了皱眉,问:“为何回易家?”上一回易欢回易家,还是因为他要抬顾初雪为平妻,她觉得委屈,便一怒之下回了娘家。难道是因为昨夜他没有陪她,所以生气不满了?女人总是这样,小性子多得很,林青裴无奈想道。丫鬟也不知易家出了什么事,支支吾吾说了半天:“夫人走的匆忙,什么也没交代。”林青裴抬手打断她,道:...

黄蛋蛋

阅读最新章节

《重生:朕要她与渣男和离,入我怀畅销小说》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易欢晋渊,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重生:朕要她与渣男和离,入我怀畅销小说》免费试读林青裴下职回到林府后,自觉昨夜自己走的太快,对不住易欢,便想着与她一道用晚膳,补偿补偿易欢。
他走进凝萱堂,问:“你们夫人呢?”“回二爷,夫人带着两个家丁和桃红姐姐,回易家了。”
林青裴皱了皱眉,问:“为何回易家?”上一回易欢回易家,还是因为他要抬顾初雪为平妻,她觉得委屈,便一怒之下回了娘家。
难道是因为昨夜他没有陪她,所以生气不满了?女人总是这样,小性子多得很,林青裴无奈想道。
丫鬟也不知易家出了什么事,支支吾吾说了半天:“夫人走的匆忙,什么也没交代。”
林青裴抬手打断她,道:“罢了,我亲自去易家走一趟,接她回来。”
*林青裴来到易家后,在下人的指引下,匆匆赶来祠堂。
一到祠堂,就瞧见易铭被林大林二按在桌上,露出一双手。
易欢手上拿着一把锋利的刀。
易铭那破锣嗓子,叫的像只鸭子,“姑母!姑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姑母,不要砍我的手!”易铭哭着喊着,“我以后再也不赌了!”易欢问:“之前每回嫂子把你从赌坊赎回来,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她语气轻飘飘的,手上的刀却没有松动半分,她道:“我看嫂子就是太相信你了,易铭。”
易铭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看到了站在祠堂门口的林青裴。
他双眼顿时一亮。
“姑父!姑父你来了!姑父快救救我!”易铭哭的涕泗横流!林青裴走进屋,看到这一幕,问:“欢儿,这是作甚?”“郎君,此事你莫要管,这是我易家的家事,我在管教我的侄子。”
易欢语气冷硬。
林青裴从未见她这样失态过,她印象里的易欢,总是一副柔弱乖巧样,受了委屈也只敢偷偷红眼眶。
易铭却道:“姑父!我只是、我只是输了三万两银钱!明明这钱你和姑母都能拿得出来,还了就是了,何至于砍我的手!我可是她亲侄子啊!”“姑母你这般泼辣,当心惹的姑父不喜欢!”易铭又梗着脖子冲易欢道。
易欢却笑了,反正不管她什么样儿,林青裴约莫都是不喜欢的,她又何必浪费那心思,苦心维持大家闺秀的模样?“按住他的手!”易欢对林大道。
“是。”
林青裴上前,说道:“欢儿,要不还是算了吧,毕竟是你侄子,倘若缺钱,可以找我。”
“就是,姑父都说了!姑母你快松开我!让姑父去替你把阿爷留给你的首饰田产都赎回来就是了!”易铭急道。
“什么?你当了易将军留给你的陪嫁?”林青裴震惊的望向她,“这种事第一时间为何不来找我,我是你的丈夫,我总会帮你的,你何必将岳丈留下的东西变卖了。”
“郎君,我说过了,易家的家事你不要管,那些田产首饰铺面,我是变卖了也好,留着也罢,都是我自个的事。”
“欢儿。”
林青裴还欲说什么。
易欢脑瓜子嗡嗡响,她狠下心,将手上的刀,恶狠狠朝易铭的手剁去!易铭吓的脸都白了,冰冷的利刃贴上来的那一刻,易铭没出息的尿了裤子!易欢一夜未睡,力气不大,只在他手背上砍下一道深深的伤口,血不停地往外冒。
易铭疼的惨叫。
“姑母!姑母!你好狠的心呐!!!”易欢却道:“倘若我不管你,我才是真的心狠,易铭,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易欢曾也是躲在父兄背后的小女孩,有父兄庇佑着她,她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可父兄死后,嫁入林府后,这一切就变了。
易铭疼的身体直哆嗦。
易欢问他:“以后还赌不赌?还赌不赌?”易铭泪流满面的摇了摇头,说:“不赌了,不赌了!”易欢拽起他的头发,逼迫他抬头,面对上边的列祖列宗牌位,她说:“易铭,我要你对着你父亲祖父的牌位,向他们发誓!”易铭一边哭,一边道:“我不赌了,我发誓我不赌了,呜呜呜……列祖列宗再上,我易铭要是再赌,就让我不得、不得好死!”“好,易铭,你记住你今天的话,我可以捞你一次,却没有第二个三万两捞你第二次了,倘若下次你再被赌z场扣押,我便任由他们打死你!谁来求我都没有用!没有人再会救你!”“姑母,我错了,我手好疼啊。”
易铭涕泪纵横道,趴在桌上哀嚎。
“桃心,带他去看府医。”
易欢吩咐道。
“是,夫人。”
桃心和易铭离开后。
易欢仍旧身体紧绷,死死抓着手上的刀,她望向林青裴,微微一笑,说:“今日让郎君见笑了。”
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易欢,林青裴心里不太舒服。
易铭可是她的亲侄子,她都能下此狠手!今日她能砍易铭,明日就能砍旁人,哪家大家闺秀会提着刀砍人的?只有市井泼妇才会那么做。
不过是三万两白银罢了,何至于此?林青裴忍不住说:“倘若你需要三万两,你可以和我说,铭儿虽有错,可你也不至于真的废了他的手吧?要是让嫂夫人瞧见,心里得多难受。”
易欢平静的望向他。
相处一年,这个男人从未为她考虑过。
“郎君觉得我今日做错了吗?”易欢轻声问。
林青裴说:“出嫁从夫,你要做什么事之前,以后可以先和为夫商量。”
易欢不语,她只是觉得很疲惫,不管是林青裴,还是易家的这一切,都让她感到疲惫。
易欢提着刀朝外走去,那刀刃上还沾着血,林青裴下意识侧身避开。
“我去看看嫂嫂。”
她轻声道。
*晋渊批完折子,看着手上的急报,听着暗卫汇报今日之事。
他靠在榻上,眸子微微眯着,淡淡开口:“真是个小可怜,连父亲的遗物都当了,去帮她赎回来吧。”
“是,陛下。”
“易晟是个好将才,不成想,教子无方。”
晋渊感叹道。
易晟便是易欢的兄长。
“换做朕,有个那样的混账侄子,管他作甚,打死了事,朕的欢儿还是太念血肉亲情。”
晋渊随手将急报扔到一旁,“小可怜,明日去林府一趟吧,易将军那些遗物,总要还给她,想来她今晚定是难受死了。”
晋渊想起她那双含泪的眸子,欲z望横生,恨不得此刻就飞往林府,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哄。

小说《黄蛋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