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叫做《傅庭修苏月娴》是“傅庭修”的小说。内容精选:陪在一旁的傅锦年也觉察到气氛的微妙,回过头看了一眼傅庭修。随后又回神看向身旁的苏月娴:“那个人,你认识吗?”苏月娴想都没想,直接回答:“不认识。”短短三个字,却震的傅行川魂离惧散。拿在手上的娇艳玫瑰也被他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中...

傅庭修苏月娴

精彩章节试读

推荐精彩《傅庭修苏月娴免费》本文结构清晰严整,不由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傅庭修苏月娴免费》免费试读四目相对仅仅一瞬,苏月娴便移开了眼。
三年了,傅庭修曾无数次幻想过两人久别重逢的画面。
但没有一种是以漠不相关的方式结尾的。
她眼中的陌生犹如一把刀,狠狠刺进他的心脏,击溃了他三年来自以为是的想念。
呼吸进心间的空气在这一刻都好像万根刺,扎的他生疼。
苏月娴和他擦肩而过,眼神至始自终一刻也没有停留过。
陪在一旁的傅锦年也觉察到气氛的微妙,回过头看了一眼傅庭修。
随后又回神看向身旁的苏月娴:“那个人,你认识吗?”苏月娴想都没想,直接回答:“不认识。”
短短三个字,却震的傅行川魂离惧散。
拿在手上的娇艳玫瑰也被他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中。
机场内,又只剩下他孤单的背影。
犹如苏月娴离开C市的那天。
顺着爸爸发来的导航到家后,苏月娴下了车拿上了行李箱。
正当她准备跟傅锦年道别时,却发现他比自己还要先前一步往大门走。
“你不回家吗?”苏月娴实在忍不住问道。
闻声,傅锦年轻轻一小笑,折了回来自然接过她手上的行李箱:“我家也住这里。”
不等苏月娴反应,傅锦年已经拉着两个大行李箱往门口走去,她也立马紧跟其后。
两人同行,一直抵达苏家的大门。
一进家门,苏月娴就扑进爸妈的怀抱:“爸,妈我好想你们啊。”
她像小时候那样撒娇,享受着家人的爱。
五年的时间,爸爸的鬓角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白发。
而妈妈的眼角也多出了几条细细的鱼尾纹。
她在巴黎的这五年,时间也悄悄偷走了爸妈最好的年华。
就在她正伤感时,厨房走出了另外一对中年夫妇,在他们手上还端着菜。
“老苏啊,我还是觉得你要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
苏月娴神色怔住,愣愣地望着站在厨房口的夫妇:“这是?”她话音落下,那端菜的中年男人也看向了她,脸上露出和蔼的笑意:“月娴是吗?我姓傅,和你爸是老友。”
“姓傅?”苏月娴不自觉的朝身后的人看了一眼。
天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但她收到的却是傅锦年肯定的眼神:“这是我爸和我妈。”
苏月娴的表情从惊愣转到不可思议,但最后还是只有接受的份。
说到底只能说是缘分,她都能和人称高岭之花的傅锦年做好友。
她爸也当然能和他爸做朋友。
两家人围坐在餐桌上其乐融融。
饭后,傅锦年帮着苏月娴收拾碗筷的间隙间不经意间提到:“上次我帮你投出去的那副画有结果了。”
苏月娴眼前一亮,略微有些紧张起来:“画展方怎么说?”傅锦年抿了抿唇,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一切顺利,明天展会的邀请函也送过来了,等下我给你。”
苏月娴翘起嘴角,眼里闪闪发亮:“那就谢谢傅医生啦。”
傅氏集团。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但大厦的顶楼却依旧灯火通明。
傅庭修坐在落地窗前,用工作麻痹着自己不去想苏月娴。
可回想到她对着傅锦年的一颦一笑,他心底的情绪一点点被勾起浪潮暴雨。
上辈子,苏月娴也遇到了傅锦年……姓傅的,真是阴魂不散!此刻,傅庭修眉眼狠厉阴沉,哪有半点外人面前的温润。
苏月娴,只能是他的!

小说《傅庭修苏月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